莫里斯与首钢撕破脸皮谁之错?

文章正文
2018-02-04 19:20

  今天的故事主题是:‘ 君让臣死,臣偏不死 

  北京首钢如果平日加把椅子,莫里斯也就不会此时撤了梯子

  在跟马布里闹得不欢而散后,北京首钢和另一位功勋老臣莫里斯近日也近乎撕破脸。这两位威猛外援,曾合力为球队砍下三座总冠军。

  “关系撕裂”缘起于后卫外援杰克逊突发性“肩部撕裂”,北京队不得不紧急驱动“冷冻备胎”莫里斯,令其火速驰援广东,备战京粤大战。但莫里斯赛前明确表示不会出战:“本赛季我不会再打球了,作为球员我不能再穿着北京队球衣打球了。”

  这一表态,也基本宣告了莫里斯与球队之间的关系没有回旋与修复的可能。

  1

  莫里斯的“备胎合同”属历史遗留问题,是由北京首钢队新旧领导班子交接时期集体漏防造成的。

  据篮球专项记者贾磊在其专栏中描述,详情如下:

  当初莫里斯和北京队签下的合同是2+1,本赛季是最后一年,+1的条款是球队选项。合同中规定:如果北京队没有在2017年4月份通知莫里斯不续约,则合同自动续签一年。

  2017年4月上赛季刚结束,恰巧北京首钢的管理层也在更新交接当中,谁最终掌权还是未知数,没人顾得上对莫里斯的合同做出决定。就这样,莫里斯其实是“被续约”了。等到首钢的新管理层把一切都捋顺了,准备彻底重建了,下定决心要换外援了,一看莫里斯的合同条款,已经自动续约了。

  莫里斯一年200万美金的薪水,你不让他打,按照合同,这一年200万美金你得照付,你让他打,可他根本不在首钢新管理层的重建计划里。

  新官上任后,与前任思路撇清切割,定制个人专属功劳簿,这似乎倒也符合官场逻辑。只是,这200万美金冤枉钱稀里糊涂砸下去听不见响儿,是否也该有人出面担责?

  2

  首钢队随后找到莫里斯经纪团队,希望达成一个买断协议。据贾磊介绍:首钢最先提出的是支付30%薪水作为分手费。莫里斯方面当然不能同意,因为按照合约,即使他一场不打,这200万美元一分也不会少。

  我翻阅了一下当时的新闻,可以说,莫里斯方面要价态度十分坚决,始终坚持必须全额买断,妥协之处仅仅在于允许分期付款。因此,双方始终无法在买断金额方面达成一致。此事只能搁置,而莫里斯也就只能在队里搁着。

  有人说,莫里斯你干嘛死心眼儿非得要求全额付款?部分买断后再去别地儿挣一份工资不比现在强嘛?

  就此问题,我也咨询了一位CBA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样:莫里斯在上赛季一直饱受膝伤困扰,但为了北京队成绩咬牙坚持,带伤比赛。他之所以要全额合同,是因为他认为为了北京队折损了运动寿命,理应得到俱乐部的等额尊重与足额补偿。

  莫里斯曾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如果时间可以倒转,让我回到最开始受伤那会儿,我一定会先休息与治疗,而不是继续带伤出战,因为只有这样伤病才能更快好起来。”

  我找出了一篇2016年12月15日《北京青年报》的报道,标题为《莫里斯带伤出战赢得信任》。

  这几天莫里斯与北京青年报记者交流时说:“我其实特别不想让我伤病的事情再过多报道了,因为这些东西会让球队有所分心。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保持足够的专注度,一起渡过难关。”而对于自己的伤病情况,莫里斯就透露说:“我现在正在积极接受治疗,我也会坚持带伤去打比赛,我尽量让自己做到最好。”

  莫里斯这样的职业精神令人印象深刻,而昨日带伤出战比赛的莫里斯也表现得足够努力与卖力。有消息说昨日赛后莫里斯此前抽积液的部位都渗出了血。

  还有一点我要补充一下:双方认真谈买断合同时已是七月,当时距离CBA常规赛结束已过去了五个月,距离新赛季CBA开幕也只剩下三个月。各俱乐部有关外援的寻枪工作都已经有了眉目,此时再让伤情存疑的莫里斯出去找工作确实有难度。

  3

  仰仗两位新晋外援的发挥,北京首钢队渐入佳境,新一届管理层的建队思路和用人眼光似乎初见成效。于是,莫里斯越发被看作了一枚碍眼的包袱。

  记者贾磊在长文《再,不见莫里斯》中描写道:

  首钢俱乐部今年加大了投入,给球队配备了专业的教练团队,人数众多,开场前的仪式站成一排,你一数,有时候比队员人数都多,可莫里斯不是教练,也不在报名人员名单里,这里,没有他的位置。

  五棵松主场的替补席很大,队员后面摆着一长排椅子,是给没上场的队员,球队亲友和相关人员坐的地方,这里,也没有莫里斯的位置。

  莫里斯就这样,靠在球员通道的墙边,整整站了17个晚上,这17场比赛,北京首钢14胜3负,只比联盟最好的主场战绩差1场。

  北京首钢队依据合同在商言商没问题,但面对功勋老臣,可否保有一丝温情?能否给站着看球的莫里斯加一把有坐垫的椅子?

  有网友看到莫里斯通道看球的苍凉背影后留言道:我是辽宁球迷,但看到这张图片后真的很扎心。”

  北京首钢的球员通道真是万能:既能让李根戴上戒指,又能让莫里斯看上球赛。

  如此薄情寡恩地对待一位曾立下汗马功劳、不惜带伤上阵的老臣子,这一做法怎不令人心寒齿冷?你让在场拼搏的首钢现役球员怎么想?

  4

  而此前,当面对大管抽取膝盖积液玩命上阵、用生命捍卫球队荣耀的马布里时,北京首钢队也未曾表现出起码的礼貌和应有的尊重。在与马布里解约时没有举办欢送会,而当马布里另行签约时也没有送出祝福语。

  本赛季,当马布里最后一次(如果球队进不了季后赛的话)踏入昔日守卫过的热血疆场五棵松时,老东家同样没有表现出任何“小小感动”的情绪波动。

  最后,只能由北京首钢球迷出面,用掀翻球馆顶棚的欢呼声补足俱乐部在礼数方面对马布里的不周与亏欠。

  5

  我之前在评价马布里出走一事时曾指出过,北京首钢俱乐部似乎总是充斥着一股蛮横的气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这在对待莫里斯的态度上依然表现明显。当新外援“双轮驱动”打得风生水起时,北京首钢对旧人莫里斯便爱搭不理,冷若冰霜;而当一名外援突然伤退沦为“独轮车”后,北京首钢便立即惦记上了“备胎”莫里斯。

  俱乐部董事长高级顾问袁超描述了办理换人的情况:

  球队在杰克逊受伤当晚就向俱乐部表达了用莫里斯替换的想法。

  “上午我去莫里斯的公寓,把注册需要用的护照从他那里取来,同时跟他签署了注册需要的一些文件,接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向CBA公司提交了所有更换外援的材料,通过了审核,完成了更换外援的手续。球队想让莫里斯尽快前往东莞会合,就选择了下午的飞机。我在机场见到他,在他出发前,我收到了他经纪人的信息,说莫里斯有伤。” 

  备胎也是有尊严的,也是需要日常维护用心保养的,而不是任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6

  有一种观点认为,莫里斯有合同在身却拒绝出场,似乎有违“职业”二字。

  北京首钢旧将孙明明就在微博中称:“打不了可以早点说,没必要落井下石,反正全额(合同),不打没毛病,只是换完不打有些过,个人意见,非喜勿喷。”

  我发现,但凡帮腔北京首钢队的,都是使用同一套“逻辑配方”:你跟他谈职业,他跟你谈感情;你跟他谈感情,他跟你谈职业。

  我就再拿贾磊文中一个细节来说说这事儿:

  直到2017年12月,北京队的胜场越来越多,新外援慢慢融入了球队,莫里斯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没机会为北京打球了,双方开始重新开启了谈判。

  这一次,莫里斯愿意在买断金额上做出一些让步,因为他太想打球了。

  北京队的新管理层也希望在球队状态稳定的情况下把这件事彻底了结。

  12月的一天上午,双方终于在买断金额上达成了一致,首钢方面同意和莫里斯买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莫里斯开心极了,给他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发去短信,说自己又能上场打球了,再也不用过着当备胎的日子了。

  可当天下午,北京队单方面发来通知,经过集团的商议讨论,决定不再和莫里斯签订这次买断协议,希望他在北京队继续履行合同。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北京队当时考虑,赛季都开始一个多月了,如果再花这么多钱买断,还不如干脆全额付了,莫里斯为北京打不打球先不说,至少他不会为对手打球。如果真的裁掉莫里斯,让他加盟了广东、北控或者新疆,万一回来大发神威,一顿爆cei,这压力谁也扛不住。

  孙明明,你这该怎么解释?谈完不签是不是有些过?

  难道,就只许你们玩赖?

  你们真是又应了那句话: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7

  另外,我还需要向各位看官指出的是,莫里斯给出的退赛理由其实极为“狡黠和巧妙”。

  莫里斯说:“我的膝盖一直在恢复,这是一个很慢的过程。我之前一直在美国做恢复,但是因为要回到中国,治疗也就停止了。回到中国后,恢复就很慢了。”

  而他的中方经纪人给出的说法同样“滑头”:“膝盖可能在训练的过程中有点反复,经过香港医生、北京医生还有他在美国的医生的确认,他们都建议莫里斯在伤势没有100%恢复之前,最好不要上场比赛。”

  膝伤属于慢性损伤,极难恢复、需要静养。受此伤病影响的球员,出场与否模棱两可,灵活机动、全凭自觉。

  莫里斯当然可以像当年的马布里一样,为北京首钢队忘我冲杀拼死护城,抽出膝盖积水忍痛上阵;他也可以像上赛季的自己一样,为北京首钢队拼死一搏在所不惜,拖着一条伤腿悲怆战斗。

  当然,他也可以在备受冷落内心寒冷麻木之后,在赛前最后一刻以“膝伤在身、感觉不适”为由拒绝上场。只要膝伤确实存在——哪怕伤势还有1%没有痊愈,他都有权继续站立在通道看球。

  很显然,莫里斯如今已经不愿再为人情凉薄的北京首钢队豁出命去。正如他赛前所言:”本赛季我不会再打球了。下赛季,我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莫里斯,哀“莫”大于心死。

  如果,北京首钢队在莫里斯充当备胎的时光里能够嘘寒问暖,多一点温情,那么莫里斯在北京首钢队面临单外援困境时或许就能够雪中送暖,少一点绝情。

  如果北京首钢队在顺境时能够给人加把椅子,或许莫里斯也就不至于在首钢队逆境时还要给人撤了梯子。

  8

  孟子告齐宣王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本文来自公众号@有马体育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